当前位置: 主页 > 树熊文化 > 自然选择可能通过各种复杂的生理机制

自然选择可能通过各种复杂的生理机制

更新时间:2019-01-09 16:41
浏览次数:
  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大量的乳腺癌易感基因在老年期更加活跃,更容易导致癌症发生。截止到2018年的科研成果统计,这些乳腺癌易感基因一共有48个之多,其中只有一小部分与遗传相关[6]。也就是说,大部分罹患乳腺癌的第一大高风险因素不是家族遗传,而是年龄。
 
  对乳腺癌易感基因的研究可以证明这一点。以最著名的两大乳腺癌易感基因BRCA1和BRCA2为例,这些基因突变携带者的发病率是按每10年的速度递增的。其中,BRCA1携带者在31-40岁时开始进入高危险期,BRCA2携带者则在41~50岁,随后她们的患病风险均逐年走高。到80岁,BRCA1和BRCA2突变携带者的乳腺癌累积风险已分别高达为72%和69%[3]!
 
  卵巢癌的风险也有此规律:随年龄增长而递增。其中,BRCA1/2突变携带者的卵巢癌发病风险在61-70岁有所增加,BRCA1携带者高于BRCA2携带者。到80岁时,BRCA1和BRCA2携带者的卵巢癌累积风险分别为44%和17%[3]。
 
  讲了这么多,给大家划下重点:年龄才是大多数女性罹患乳腺癌或卵巢癌的第一大风险因素,而不是家族遗传或分娩。对那些生过孩子的年轻女性而言,患癌风险的确稍稍上升了,但分娩经历会让她们在进入老年以后,获得长久的保护。这种现象很符合进化生物学原理,自然选择可能通过各种复杂的生理机制,让那些分娩与哺乳过的女性活得更久[7]。
 
  当然,生活在现代社会,一个值得反复强调的原则是:在生育这件大事上,女性应该有最强的话语权。所以,一方面,女性不必被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的这类论文“吓到”而不生育,另一方面也不必听信劝说,为了降低乳腺癌风险等原因而去生孩子。
 
  此外,人类在现代医疗技术手段的帮助下,可以一定程度摆脱自然进化的“束缚”,通过定期参加体检、进行风险基因检测及遗传疾病咨询、作息规律、少饮酒或不饮酒、避免空气污染及睡眠光污染、坚持运动等[1,2,3,4,6],来降低患病风险。论文来自美国北卡罗莱纳州林伯格大学综合癌症中心,相关研究人员花了11年时间,跟踪分析了总计889,944名无乳腺癌病史的美国女性,她们的平均年龄为42岁。结果发现:
 
  11年间,这88万多女性一共有18,826人诊断出乳腺癌(2%)。统计显示,这些女性在第一次生孩子之后10年,罹患乳腺癌的风险真的稍稍上升,且发病峰值在生育后第5年到来!只不过,风险上升的幅度并不大:到41岁时,生育女性比不生育的,平均每10万人多41个乳腺癌患者;到47.5岁,则平均每10万人多133个。此外,55岁前后怀孕的高龄产妇在生育后5年,患癌风险比未生育的女性大增了80%[1]!
 
  其实,这些结果听起来并不意外,此前也有研究猜测年轻女性在分娩后患乳腺癌的风险可能会提升。然而,这些结果与以往的大量研究结果——生育和哺乳会显著降低乳腺癌风险——好像是“截然相反”的[2,3]。论文结果“打架”了,怎么办?
 
  头胎小于25岁的(蓝色),比25-29岁(红色)、30岁以上生育的女性,各个年龄阶段的患病风险都更低,而三个群体患病风险均先增后降。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头胎小于25岁的(蓝色),比25-29岁(红色)、30岁以上生育的女性,各个年龄阶段的患病风险都更低,而三个群体患病风险均先增后降。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首先,虽然风险升高,但升高幅度极小。而且,研究人员推测,生育之所以会增加乳腺癌风险,可能是孕期乳腺细胞的增殖加速了潜伏期肿瘤细胞的恶化。哺乳期结束后的乳腺退化又给肿瘤细胞侵袭和扩散创造了一种特殊的微环境[1]。总之,很可能是癌变在前,而生育在后。
 
  其次,分娩对乳腺啊风险的影响是长期的,还要往人生下半场看。同样是这篇论文的数据,可以看到,在分娩以后,患病风险呈现出先增后降的趋势:
 
  那些头胎生育年龄在25岁以下的女性,生育后8年的患病风险即下降到与未生育女性同等水平,此后便开始了漫长的持续下降过程。头胎生育年龄为25-29岁、30岁以上的女性则分别在分娩后第22年、28年,迎来了患病风险上的“收益”[1]。此后,分娩的保护作用持续体现。
 
  这样就与以往的研究结果一致了。论文作者也澄清,他们的研究结果只是证明了分娩对女性的保护作用,可能要到分娩后20-25年后才到来。到时候,女性的年龄基本在50岁以上,这之后的人生阶段才是真正的乳腺癌与卵巢癌等疾病高风险期[4,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