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树熊文化 > 存在较大的市场发展空间和投资机会

存在较大的市场发展空间和投资机会

更新时间:2017-10-09 14:15
浏览次数:
  在资金方面,有数据显示,美国有关人工智能的第一笔风险投资出现在1999年,2012年为爆发期拐点。中国第一笔人工智能风险投资出现在2005年,2013年进入爆发期。从融资金额来看,目前中国在人工智能的投资额约为635亿元,能占到全球的33%,仅次于美国的51%。然而,从融资数量来看,2016年一共发生投资案例9124笔、涉及7449亿元,而根据公开信息,人工智能的投资案例仅100多起,相较仍是“小众”行为。
 
  根据盛世方舟搜集到的一手数据,自2016年下半年至今,前来募资的基金当中,投资领域包含“人工智能”的基金数量占比约为10%;包含“智能/AI/大数据/云计算”的基金数量占比约为24%。相比之下,覆盖文化娱乐领域的基金占比约为19%,覆盖医疗领域的基金占比约为27%,覆盖消费领域的基金占比约为22%。从投资领域看,较为专注的人工智能+垂直行业的基金数量占比约为14%。汽车、医疗和制造相关基金数量相近,汽车产业和医疗产业投资基金规模占比均超过40%。
 
  通过观察已经布局和正在募资的人工智能相关基金,盛世方舟把活跃的投资方分为两类:一类是专业投资机构(VC&PE),如真格、红杉、IDG、创新工场等,这些机构从2012年开始布局,通常天使轮单笔投资规模在数百万美元,偏爱海归。另一类是产业投资方,包括以BAT为首的互联网巨头,以及医疗、制造、汽车、消费等传统行业的产业龙头、上市公司。它们通过自有资金,但更多的是通过发起产业基金,参与到人工智能的前期布局,旨在于新领域占据一席之地,或希望找到创新动力帮助完成业务升级或转型,跟上时代步伐。
 
  张建中表示,一项新技术或商业模式,一旦被某一家企业或者个人拥有,其他企业就失去了竞争优势;而人工智能恰恰是开放的,它的研发不是一个高门槛或是高投入的东西,但计算力确实是高收入的保障,因为比的是速度和准确度。
 
  应用层仍存较大市场空间和投资机会
 
  “人工智能领域对创业者要求非常高。很多是全球顶尖高校院所学术背景较强的技术大牛,或出身国内产业巨头的有技术背景连续创业的老司机。”谢作强说,而且对投资人的要求也非常高,需要专注该领域的投资人有一定的技术知识储备,并要能与技术来源(科研院所、高校)和应用产业(产业投资方或顾问)进行良好合作。
 
  盛世方舟从接触的1000多个人工智能项目中,筛选出200多个进行了跟进研究,其中基础层项目(包括计算芯片、大数据、存储)仅占比1%,技术层项目(包括算法平台、图像识别、自然语言识别处理、智能机器人等)占比24%,应用层项目(包括无人驾驶、工业4.0、智能安防和智慧医疗等)占比75%。应用层行业上看,医疗、教育、汽车、营销领域的项目较为突出。
 
  盛世方舟分析,从投资机会而言,国内人工智能基础层缺乏重大原创科研成果,基础层投资缺乏有竞争力的技术和人才,是国家战略应当抢夺的地盘。而技术层即将进入产业整合阶段,核心在于创始团队的技术实力和创新能力,当中存在可能性和机遇。应用层因国内巨大的人口和市场优势,以大数据收集为基础的医疗、教育、消费、营销等垂直行业尚未出现人工智能领域的行业龙头,存在较大的市场发展空间和投资机会。
 
  目前,海内外人工智能项目仍以初创企业为主,技术层已积聚一定竞争优势,行业垂直应用尚未完全爆发,传统企业应借助自身积累的数据和资源优势,通过投资和并购提前布局人工智能,将有助于为企业自身发展注入新的活力。谢作强建议:“产业资本前期可以以小额投资为主,抢先完成产业链上下游布局;在适当的时机,可选择并购优质标的,巩固企业自身在人工智能应用领域的优势。”
 
  的确,人工智能的崛起带来了许多的投资机会,但在源码资本投资合伙人、前微软亚洲工程院院长张宏江看来,其中也有许多投资陷阱。例如,中国有上千家做机器人、图像处理数据的公司,还包括做人脸识别、自动驾驶的,显然已不需要再增加这样的公司,而且投资时也要思考其技术的领先到底能否持续。“再就是公司能不能持续获得数据,这对于竞争非常重要,只有算法和技术是很难形成持续的商业模式的。”
相关推荐